通化百泉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官网

全国免费热线:400-007-8555

红楼梦里的人参文化

发布时间:2016-10-21 浏览:767

 

一、通过人参方面生动刻画人物性格,泾渭分明地表现了封建社会地主贵族之家的等级观念

 

人参是分档次的,有高档货也有低档货。在行家里手看来,野山参可分9等,普通鲜参可分7等,普通红参可分15等。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,主要是以等级制为特点的封建制国家。长白山人参王国里也是分等级的。荣府上下四百丁,等级森严,仆从们患病是不配用人参的。人参本来是补血的药材,但袭人吐血,贾宝玉也不去为她找人参治疗。

曹雪芹生活在封建贵族世家,对于封建等级制度,可谓了如指掌,他根据人物身份地位的不同,给予不同档次的人参,非常成功地塑造出不同性格的艺术形象。

秦可卿,是贾府第一个极为妥当、极为得意的少奶奶,是贾蓉之妻,是贾珍之儿媳。太医给她开的养心调经之药名曰: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,第一味主药便是人参。她那爬灰的公爹贾珍对她倍加关爱,“见那方子上有人参”,毫不犹豫地表示“用前日买的那一斤好的吧”。言外之意,家里有昔日买的人参,相对比较差一些,由于贾珍与秦氏暗地里有爬灰关系,所以才命人“用前日买的”好人参,这是“特别关照”,此其一。其二,药方上明明开的是人参二钱,贾珍却说用一斤好人参,表明贾珍对秦氏用人参是慷慨大方满足供应的,贾珍的慷慨大方,除了爬灰关系外,应该承认,秦氏的人缘也好。凤姐素日与秦氏相好。凤姐去探望秦氏时说:“咱们若是不能吃人参的人家,这也难说了;你公公婆婆听见治得好你,别说一日二钱人参,就是二斤也能够吃得起。好生养着罢!”秦氏心里不糊涂,“治得病治不得命”,最后还是命归西天。《红楼梦》写的是封建社会的大悲剧,秦可卿是贾府第一个极为漂亮的悲剧人物。《红楼梦》的悲剧是以秦可卿之死拉开序幕的。

与秦可卿相比,贾瑞的身份地位比较低下,患病也能有资格用点人参,不过是等外品“渣末泡须”而已。

贾瑞虽有祖父严格教养,但他自己不思进取,“非饮即赌、嫖娼宿妓”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色胆包天地勾引王熙凤。而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把这个“一家子骨肉贾大爷”戏弄了两回:一次锁在过道里冻个半死,一次是浇他一身大粪汤。两次冻恼奔波,三下五里夹攻,不觉得了一病;心内发膨胀,口中无滋味,脚下如绵,眼中似醋,黑夜作烧,白昼常倦,下溺连精,嗽痰带血。百般请医疗治,诸如肉桂、附子、鐅甲、麦冬、玉竹等药,吃了几十斤下去,也不见个动静。其祖父贾代会面到处请医疗治,均不见效。据悉“独参汤”有效,只需二两人参即可,当时的人参极为昂贵,而贾代儒又没有力量购买,因与“贾府宗族”,于是厚着脸皮去荣府寻参。王夫人命凤姐称二两给他,凤姐回说:“前儿新近都替老太太配了药,那整的太太又说留着送杨提督的太太配药,偏生昨儿我已送了去了。”王夫人又说:“就是咱们这边没了,你打发个人往你婆婆那边问问,或是你珍大哥哥府里再寻些来,凑着给人家。吃好了,救人一命,也是你的好处。”尽管王夫人如此这般地做思想工作,王熙凤仍毫不动心。她看人下菜碟。只将自己盒子里的人参渣末泡须凑了几钱,命人送去,并且假冒王夫人的名义:“太太送来的,再也没有了。”明明是凑了几钱,回王夫人时却说:“都寻了来,共凑了有二两送去。”仅此一事,曹雪芹把王熙凤这个当面是人,背后是鬼,嘴甜心苦之人,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在封建地主贵族之家亦然,即使同是一家子骨肉,贾瑞与秦可卿相比,尊卑高下,等级不同,秦氏高高在上,备受关爱;贾瑞低低在下,狗彘不如。

 

二、通过人参半露半藏地讲出历经百年的贾家由盛变衰

   

    王熙凤,是贾府的外作贤良、内藏奸狡的“管家婆”。为了管理好贾府,王熙凤以好的聪明、才力、权术、贵宠,日夜操劳,一不留神流产了,并且复添了“下红之症”。74回书写她夜里连连起来几次。“下面淋血不止”。次日便觉身体软弱,起来发晕,支撑不住,请太医来诊脉,并立药案云:“看得少奶奶系心气不足,虚火乘脾,皆由忧劳所伤,遂开了几样药名,不过是人参、当归、黄芪等类药之列。由老嬷嬷们拿了方子,回过王夫人,不免又添一番愁闷。在77回书里,王夫见中秋过去,凤姐病比先前减了,虽未大合愈,可以出入行走了,仍命大夫每日诊脉喂药,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。因用上等人参二两,惊动了上下七八个人,尤其是王夫人,为了给凤姐寻二两人参,跑上跑下,忙得不亦乐乎,她在自己的箱子里翻寻了半日,才找出几支簪挺粗的嫌不好,又找出一大包须末也嫌不好,遣人到凤姐处只找了些参膏芦须也嫌不好,王夫人向王熙凤的婆婆邢夫人处寻参“早已用完”;又亲自向贾母处,弄到了手指头粗细的二两人参,太医又说:“年代太陈了”也不好。最后,求薛宝钗这位出自皇裔家庭的宝姑娘,走后门、托人情,到参行里兑了二两未作假的原支人参。

     王熙凤是贾府里举足轻重、驾驭整个书面的挑大梁的人物。她使出浑身解数,左支右吾,撑前达后,支持着将倾的大厦,大梁垮塌下来,那还了得。《红楼梦》全书写人参十几次,唯独给王熙凤找人参,写得最多最细最精彩,寓意也最深刻。

     贾母找出的二两人参,本是“当日所余的”,但王夫人却不放心,交与周瑞家的拿去令小斯送太医鉴定,足见王夫人对凤姐是何等负责。

     当时拥有人参是最宝贵人家的一种象征。在11回书里,秦氏患病需用人参,凤姐说:“别说一日二钱人参,就是二斤也能够吃得起”。乾隆十五年,“仅白金一两六钱易参一钱”。足见贾府何等富有。在13回书里,凤姐问秦氏何法使贾府永保无虞,秦氏云:“能于荣时筹划下将来衰时的世业,亦可常保永全”。从13回书到77回书,前后相距仅仅是5年时间,贾府家境竟败落下来。当时“中人十家产,不足一杯味”。在凤姐这个“脂粉队里的英雄”患病时,王夫人、邢夫人、王熙凤、贾母等平时拥有人参的重要人物,翻箱倒箧,竟然找不出二两上等人参,足可透视出贾府的老底已经空虚了,贾府不在“富时”想“衰时”,到头来日子当然就不好过了。


      三、含而不露地写出历经百载、赫赫扬扬的贾府,如同黛玉病入膏肓

 

     林黛玉是《红楼梦》贾府太上皇贾母的外孙女,自幼多病,“身体面庞怯弱不堪”,“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,泪光点点,妖喘微微”。贾母关爱黛玉超过关爱她的亲孙女,“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个亲孙女的倒且靠后”。她是贾府里的特殊人物,身份地位特高。但好“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……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”。在28回书里,宝玉对王夫人说:“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,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,包管一料不完就好。”“只讲那头胎紫河车,人形带叶参,三百六十两不足”。在45蜀犬吠日书里,宝钗对黛玉说:“我看你那药方上,从参、肉桂觉得太多了。虽说益气补神,也不宜太热”。黛玉进贾府8年,天天用药陪着。她自己也承认:“请大夫、熬药,人参、肉桂,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,肺痨也不见显效。”

     人参是名贵药材,它“反藜芦、畏五灵脂“,却能”和百药“,与其他药材均可配伍,并且倍增药效,因此在中药古籍里,尤其是在清代中药古书,人参绝大多数都雄居首位。贾府为贵族世家,“人参家里常有。”黛玉为贾母心肝肉,有太医诊治,万无一失,按脉立方,因病用药,而且是早期发现及时治疗。

    文艺是人类心灵的表现,秦可卿、林黛玉之病未能治愈的原因,并非药物不灵,恰恰表明作者的深层心理活动;贾家赫赫扬扬,“虽历百年,奈运终数尽,不可挽回”。即使用最好的审美呈现。长篇小说是表现主人公的命运的,主人公的命运即时代的命运。宝黛的悲剧,亦即贾家的悲剧,时代的悲剧。

上一篇: 暂无 下一篇: 金庸小说本本提人参
返回列表